安徽快三微信群微信群 > 机缘聊天群 > 第133章 女孩子要温柔
    周易:“这...不好吧?”

    这恩人还真是善良??!

    心里这么想着,高空坠物连忙开口表态,“好的?!?br />
    所以,这家伙的脸皮还真够厚的啊。

    瞥他一眼,周易沉吟了两秒,“这...会不会太过分了?”

    这算什么过分,在我们蛮族...

    想着蛮族的规矩,高空坠物拍着胸脯保证,“不过分的!”

    周易:“......”

    mmp,赖了我的丹药,还想赖上我的人,就这还不算过分?

    转过头,看向王大龙。

    王莽兄,同为穿越者...占了我的便宜赖了我的丹药就先不计较了。

    便宜让你得了,好歹给说句公道话啊,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见周易看向自己,也觉得周易太善良了,有个人跟在身边护着还能少吃点亏。

    王莽...啊呸,王大龙连忙表态,“不过分的?!?br />
    周易:“.....”

    两只黑了心的蛆?。?!

    看着两人理直气壮的样子,周易很想把这俩货的心给挖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

    “我可没钱养着你?!?br />
    “不用养的,我能自己解决吃喝?!?br />
    “我也没那么多丹药供你?!?br />
    “不用不用!您平时就当我不存在就行,有事使唤的时候招呼一声流可以了?!?br />
    周易:“.....”

    看着这货铁了心的样子,周易知道自己应该是推不了了。

    可是...

    不用管吃喝,不需要给资源,就跟着自己听自己使唤?

    这明显是图谋甚大??!

    所以...要不,杀人灭口?

    问题...不行??!

    听这个王大龙说他在山海书院里也是有人的。

    而此处又距离山海书院不远,自己要杀人灭口的话...连他一块说不准就会被现。

    而不连他一块的话,这口灭的不干净,反而等于是把把柄送到了人手中不是?

    算了,不管他...就像他说的那样,当他不存在。

    自己有事没事都不找他,他说什么自己都当没听到,还能被算计了不成?

    管他什么图谋呢!

    精神力探了一下乾坤戒里他家苏姑娘新给存的一头火凤。

    大不了如果他背后还有人的话,就给他们团灭了!

    心里着狠,周易轻轻点了点头。

    也没再多话,翻身骑到独角兽的身上,拍了拍独角兽的脑袋,向着山海书院而去。

    身后...王大龙有了新的聊天伙伴。

    “嘿,小兄弟,以后就抬头不见低头见了啊?!?br />
    高空坠物少年憨憨的笑着点头,“王莽大哥,以后还请多多关照?!?br />
    “好说好说?!?br />
    王大龙点头,“说起来,这么半天了还不知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呢?!?br />
    “我叫蛮...”

    刚要说出自己的名字,突然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不是蛮族少年,而是人类少年。

    所以...

    “那个...我好像还没有名字?!?br />
    “没有名字?”

    王大龙看着他,眼中满满的怀疑。

    这家伙不会是怕我给他瞎改名字,不想把名字告诉我吧?

    不过....

    没关系!

    想着,王大龙嘿嘿冷笑两声,紧走两步与周易并肩。

    “周兄弟?!?br />
    周易转过头,也不说话就看着他。

    “周兄弟,那小兄弟还没名字呢,按规矩既然他追随了你,你就有给他赐名的权利。

    你看,要不...”

    王大龙搓着手,想着看你也不像是爱说话的样子,要懒得给他起名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把这个工作给解决了。

    只要你点头...那小家伙还能躲得了让我给起个名字的命运了?

    想到自己好好的高大上的王大龙让那家伙给改成了王莽,王大龙心里就满满的怨念。

    周易又瞅了他一眼,“高空?!?br />
    王大龙:“???”

    周易:“他从高空掉下来的,没名字的话就叫高空吧?!?br />
    “这...这是不是太随意了一点?”

    “那高物?!?br />
    王大龙:“......高物?”

    “嗯,还不行就高空坠物?!?br />
    王大龙:“.....”

    看他面色一变再变,周易不耐烦的挥手。

    “那就高达!”

    被两个老赖给占便宜了,他现在不想说话。

    尤其是不想跟黑了心的蛆说话。

    王大龙:“.....”

    高达?

    高大?

    看了眼身后少年那瘦弱的形象。

    得嘞,也算是人对这小家伙的一种良好祝愿吧。

    虽然没捞到起名权,但只要这家伙原本不是叫这个名字的话,自己也算是间接帮他改了个名字。

    报了自己这王莽之仇了!

    “嘿,小兄弟,听到没?打今儿起你就有名字了,高达!”

    于是乎,周易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小弟,叫高达。

    骑在独角兽上,直奔山海书院走着。

    不高兴的周易一路沉默,倒是身后的王大龙和高达聊得很火热。

    他们聊得越火热,周易就越不高兴,同时心里还暗暗警惕防备。

    这两个黑了心的蛆,不会是在商量着怎么坑自己的吧?

    想着,走着,防备着。

    不多时...前方已经远远地能够看到了山海书院的建筑群。

    快到山海书院的时候,独角兽上的周易突然脸现懊悔。

    妈蛋!

    刚刚地上砸那么大个坑,忘了试试自己现在平土咒的威力了!

    算了,为了这点事赶回去也不值当的。

    前面就是山海书院了啊。

    也不知道里面的同学都怎么样,互相之间是不是比较有爱?

    不过从这个王大龙和高达来看,估计有点悬。

    毕竟同学的队伍里已经出了一只黑了心的蛆了,就肯定避免不了绿豆蝇的存在。

    那老师呢?

    老师们会不会比较和善?

    老师们长得好不好看?

    长得丑的老师讲课也影响听课兴趣??!

    哦,不对!

    自己又不是冲着听课来的,自己明明是冲着山海秘境的名额来的。

    那...真正需要关心的就是院长了。

    院长会给自己一个名额吗?

    来的时候自家苏姑娘给了自己一封书信的,那院长应该就是熟人。

    熟人的话...应该会给些关照的吧?

    对了!

    陈老爷子不愿意来山海书院,说这边有她不想见到的人。

    就是不知道他不想见到的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如果是女的的话,总觉得这里面会有些风花雪月的故事。

    如果真有这么一段往事,那女的又对老陈头念念不忘的话,那自己如果表现出一副和老陈关系很好的样子...是不是能得点好处?

    再不济...爱屋及乌总归得有吧?

    那要是那人是个男的的话...嗯,这里就得用一下排除法。

    先,老陈头但从面相上看就不像是会搞基的人。

    为啥?

    因为他长得丑??!

    所以...那这先就要排除风花雪月的故事。

    所以,这男的要么就是老陈头的生死大敌,要么就是老陈头的情敌。

    这样的话,自己就不能表现的和陈老头太过亲近。

    最好疏离一点。

    不求能同仇敌忾,至少别让人恨屋及乌??!

    满脑子胡思乱想着,独角兽停下了脚步。

    “怎么不走...哦,到了??!”

    山海书院,说是一座书院,其实也是一座不小的城池。

    书院分为外院和内院之分。

    外院的话...其实就是对外公开的部分,这一部分设有旅馆、饭点、茶馆、售卖各种丹药、法器、符篆、阵盘之类的店铺。

    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的售卖店。

    甚至也有人家住户,和一般的城市没有多大的不同。

    而内院...才是真正的山海书院。

    这里是独属于山海书院书生的地盘,外来者不得到允许不能踏入山海书院半步。

    强闯者很少能落得什么好下场。

    独角兽在山海书院外院的城门停步,在城门处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坐在一张椅子后面。

    看了眼被周易骑在身下的独角兽和跟在独角兽后面的王大龙、高达。再看向周易,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吭!”

    重重的咳了一声,书生打扮的青年目光落到周易那好看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在上面划几刀的脸上。

    “入城下马,书院的规矩?!?br />
    周易点了点头,拍了拍独角兽的脑袋,准备进城。

    青年书生挑了挑眉。

    吆喝!这是想要搞事?

    手中戒尺已经蠢蠢欲动,人也从桌子后面走出。

    “这位公子,可是听力方面有什么问题?”

    周易看了他一眼,太丑...不想和他说话,于是摇了摇头,就收回了目光。

    嘿!

    青年书生心里憋火,这特么什么意思?

    这么高冷,看不起谁呢?

    “那...这位公子可有什么认知障碍、理解障碍?”

    不禁皱眉,周易有些烦了。

    这人,不光丑,还丑人多作怪,你才认知障碍,你才理解障碍呢。

    不过...考虑到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地盘,虽然已经有点烦了,但也没有表现的太明显。

    看了一眼那张丑脸,又摇了摇头。

    青年紧紧握住手中的戒尺,“那么...不知我山海书院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

    周易心里纳闷,这家伙是缺心眼吗?

    我第一次来这里,哪里知道你们有没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

    心里这么想着,瞥了他一眼,连摇头的兴趣都没了。

    “如此说来...”青年书生将手中戒尺横起,“这位公子就是故意挑...”

    “啪~”

    ‘挑事’的‘事’字还没来得及出口,青年书生眼前黑影一闪,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周易皱了皱眉,责怪的拍了下独角兽的脑袋。

    “小雪,女孩子要温柔?!?br />
    独角兽低着头,一只后蹄在地上轻轻的踩踏了几下。

    默默的表达了‘那我错了还不行嘛’的委屈。

    “好啦,我又没有骂你?!?br />
    揉了揉独角兽的大脑袋,周易心里想着这样也好,至少清净了。

    看了一眼被糊到了城墙上还没把自己扣下来的青年书生。

    确定了对方没有生命危险。

    周易有些歉意的收回了目光。

    翻出来一瓶三阶回灵丹放到了那青年之前落座的桌上。

    “走吧?!?br />
    独角兽哒哒的迈开脚步,往城门里面走去。

    入城的时候,周易看到了被那青年的桌子挡住的一行字。

    确实是有写着‘入城下马’的规矩。

    瞄了一眼,周易也没有在意...

    反正他又没骑马,这规矩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后面...跟着的王大龙和高达对视一眼,默然无声,跟在周易后面入了城。

    许久...

    许久之后。

    “咔嚓~咚!”

    把自己从城墙上扣下来的青年重重的跌落到了地上。

    喷了一口血,从地上爬起来,刚要往城里传讯自己遭到了袭击,目光不经意的看到了那枚摆在自己桌上的玉瓶。

    “呵!这算什么?封口费吗?

    打了人是想靠区区几颗丹药就能解决的吗?”

    青年书生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满脸不屑的抓起桌上的玉瓶。

    “我王文泽虽然出身贫寒,但好歹也是照月境的天才修士,会为你这区区一瓶丹药而折腰?”

    说着,怀着批判的心态,王文泽扒开了玉瓶的瓶塞。

    “吸~”

    丹香袭来,下意识的倒抽一口混着丹香的春寒料峭的冷气。

    “这...真香!”

    “呸呸呸!我辈读书人,就应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岂能因为这丹药品质不错就屈服在那恶人的淫威之下!”

    说着,将丹药从瓶中倒出一粒,看着上面三道祥云般的丹纹。

    王文泽的手都忍不住开始颤抖。

    继而这颤抖蔓延至了全身。

    “这...这...极品!不!品丹药!

    三阶品回命丹!”

    声音都喊出了破音,喊完又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左右看了看,好在时间还早,没有行人,也就没人注意到这里的一幕。

    果断的把丹药收起,连储物袋都没敢用,直接贴身放到了怀里。

    “那混蛋...哦,不对!那位长得很好看的公子,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身份?

    原以为是杂种混血坐骑,但从刚刚那一脚附带的威压来看,明显是已经蜕凡境即将化形的纯血独角兽。

    这出手又是一整瓶的三阶品回命丹。

    来山海书院还带着仆从,人长得又那么好看。

    这位公子...不会也是今年入学的新生吧?”

    口中嘀咕着,王文泽偷偷的擦掉了自己刚刚背对着城墙刻下的四个小字。

    “这种人,真是让人嫉妒都嫉妒不起来??!”

    又片刻,城门内早已经看不到那骑在独角兽上的身影。

    王文泽沉默了许久,自言自语着开口,“也不知道这年头想当随从都有些什么要求?!?/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