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那有什么好看的?”

    白小兔一脸的红彤彤,这个话题也太尴尬,太暧昧了,真的不适合再聊下去。

    她挣扎的推了推他。

    夜枭眸光潋滟,不仅没让开,还压紧下去,俯身靠近她。

    她不断往后缩,即使退无可退。

    男人薄唇轻扬,他对着她的耳朵,喑哑的嗓音暧昧至极,“我看了才知道好不好看!”

    温热的气息旖旎,勾人,白小兔心头一颤,小脸爆红,火烫不已。

    她胆颤心惊,疾声劝道:“枭爷,还是别看了,你坐到一边去,这样对你形象不好!”

    女人抖颤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在他的心尖上轻轻的拂动,撩起一点点麻痒。

    夜枭幽深的墨眸暗了暗,似乎有一股暗流在翻滚,女人身上的馨香时不时的萦绕在他鼻尖,撩拨的他想靠近。

    一股冲动往某处凝聚。

    黑黝黝的眸仁越深邃迷离,散着致命的魅惑。

    他眸光一闪,落在她嫣红的嘴唇上,那是不同男人的一种迷人颜色,柔软,甜香。

    下一秒,他情不自禁的俯身擒住她的唇,一如印象中的甜美,让他想吸取更多。

    男人的吻转瞬霸道的掠夺她口中的空气,一点都不知道温柔。

    嘴巴被磨的阵痛,她瞪大眼眸,双手在他后背猛拍。

    “嗯嗯……”

    这臭男人,疼死她了。

    夜枭一手紧紧的揽住她的腰,一只手禁锢住她的头,重量差不多都在她身上。

    白小兔差点被他压的吐血。

    男人把她禁锢在狭小的空间里,无处可逃,肆无忌惮的深吻,让她很快就脑袋晕,迷离。

    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她本能的咬过去,偏偏男人的舌滑溜的很,她一有动作就躲开,让她想攻击到都没机会。

    一来二去,反而更像是在勾引他!

    她使劲的拍着他的后背,力道可不小,正好拍在夜枭后背的伤口上。

    一阵阵钝痛让他脸色一变,眉头紧蹙,眸底染上一抹不悦,额头浸出一层薄汗。

    “嗯……周开!”

    被他堵住嘴,她语音不清的抗议,真的难受死了,她都感觉肺都要爆炸了。

    霸道的男人,只顾着沉迷在自己的掠夺之中,压着她狠狠的吻着,让她打人的力气都弱了下来。

    直到她快被吻晕过去的时候,夜枭才松开她,浓黑的厉害的眸仁紧锁着她火红迷人的俏脸,睨到她红肿不堪的唇瓣,眸光又暗了暗。

    他俯身又咬了一口。

    白小兔气喘吁吁,抬眸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可惜被某人吻的晕头转向,力气达不到,反而变的软绵绵,眼波迷离的模样,格外的迷人。

    夜枭睨着她这副娇媚的样子,比平时可顺从多了,甚是满意,舌尖舔了下嘴角,像一只**的懒猫,估计得逞。

    她气鼓鼓,忙着调试自己的气息。

    “下去……”

    她都快被他压扁了。

    夜枭嘴角轻扬,勾起一抹邪魅,低沉的嗓音带着浓烈的喑哑,性感惑人,“我还没验证呢!”

    说着,他的手就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