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晨夏在宝宝房间呆的时间有些久,把阳台上的花墙理了理,才回的主卧室。

    进房的时候,已经十点过。

    顾景寒拿着手机,似乎在处理工作上的事。

    苏晨夏没打扰他,直接进了浴室洗漱。

    洗完澡,洗完脸,顾景寒刚好进来。

    刚洗完澡的她,身上带着沐浴乳好闻的香气,淡淡的,是蓝风铃草的味道,和她身上的体香是一样的。

    顾景寒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脚步忍不住停下来,俯下脸庞,他在她身上闻了又闻。

    这女人,怎么就能这么香?

    打从苏晨夏来到身边后,顾景寒算是彻底体会,女人和男人,还真他妈不一样!

    只是随便洗了下澡,身上的气息,就能这么勾人。

    顾景寒脸还埋在她身上的,在苏晨夏身上这里闻闻,那里闻闻,也没移开的意思。

    苏晨夏被他闻得毛骨悚然,生怕他闻着闻着,直接动起手来,她连着往旁边挪了好几步。

    “干什么呢?爷还能吃了你不成?”顾景寒不满她的梳理,俊脸一沉,一把将她拽到了怀里。

    苏晨夏心里特别的憋屈。

    他吃她的时候还少了?

    哪天顾景寒要是真做起了君子,苏晨夏才会意外吧?

    “今晚身上喷了什么?”顾景寒在她身上闻着闻着,冷不防的问。

    “没有?!彼粘肯拿H灰∫⊥?。

    “不对?!惫司昂乖谒砩衔?,脸都埋在她的胸口了。

    苏晨夏神经都绷成了弓,不自然地把他推了推,“我有点热?!?br />
    “是吗?我什么都还没开始做呢!”顾景寒冷冷地笑了笑。

    苏晨夏被他严重噎了下,目光转向一边,不去看他的脸,“你稍微挪开点?!?br />
    顾景寒没理她的话,反倒把她往怀里拽了拽。

    在她身上又深深地闻了闻,抬起脸庞,他忽然牵扯着嘴角笑了笑,“闻出来了,是被婚姻滋润的味道!”

    他这话……

    苏晨夏在他的话后傻了好半会儿,白眼翻了一地。

    顾景寒心情似乎极好,轻轻地吹了声口哨,和她挤一堆,他拿着牙刷漱起了口。

    苏晨夏想要越过他出去,他却不肯。

    苏晨夏的脚步刚迈开,就被他抵住。

    他还在刷牙,嘴上沾着泡泡。

    “怎么了?”苏晨夏没明白他要做什么。

    “陪着?!惫司昂礁鲎?,心情愉悦地继续漱起了口。

    苏晨夏僵硬站在旁边,被他噎得脸蛋青一阵白一阵。

    他进来是为了洗漱的!

    让她陪在这里?

    待会儿是不是洗澡的时候也得让她陪着?

    顾景寒其实就是享受两人回到晨园后的二人世界,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

    浴缸放水,懒懒地躺进去,他泡澡泡得神情闲散,时不时的,甚至会出吹口哨的声音。

    苏晨夏站旁边,脸色很臭。

    “站着无聊?”顾景寒抬眸看了看她问。

    苏晨夏在这里压根就没什么事做,当然无聊。

    点了点头,她以为顾景寒都说这话了,是准备放她出去。

    哪知,顾景寒接下来冒出的话却是,“要不要进来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