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都这么晚了,苏晨夏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

    几步跟上去,把她送到门口,苏晨夏安排了家里的司机送她。

    宋艺上了车后,没再回过头。

    苏晨夏站在门口处,静静地目送着她离开,看着她的车走远才进的屋。

    宋艺这个点出现在家里是什么状况,她不懂。

    苏晨夏是大晚上肚子饿了睡不着来主屋找吃的的。

    进屋,在厨房这里翻翻,那里翻翻,找到一份吐司,她带回顾景寒的别院吃去了。

    ……

    第二天早晨,她来客厅比较早。

    吃早餐的时候,顾程阳正好进来。

    他昨晚睡得似乎不怎么好,头蓬松,睡眼朦胧,边走边在理型。

    苏晨夏侧过脸庞,不动声色盯着他看了看。

    顾程阳进入餐厅后,在自己的位置落座就安静地用起了餐。

    老爷子坐一边的,他昨晚明显见过宋艺,但是,却聊都没和顾程阳聊这事。

    苏晨夏盯着两人看了会儿,一时有些琢磨不透这样的爷孙俩。

    ……

    今天周日,吃完饭后,顾景寒本来想带着苏晨夏再次回晨园,却让顾老爷子给留了下来。

    顾家每周都会举行一次家庭会议,讨论公司的事,以及家里人的,会议气氛和在公司时一样庄重。

    老爷子作为一家之主,会议上基本上都是他在言。

    会议一开始,他吐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景寒回家里已经够久了……”

    就这么一句话,后面的甚至还没说出来,埋着头在喝茶的顾有年指尖微微地颤抖了下,手中的茶水差点泼桌面。

    隐隐猜到了老人家要说的是什么,他的脸庞缓缓抬了起来。

    定定地看着顾老爷子,顾有年的心提了提。

    果然,老爷子接下来说的话是,“顾氏集团这几年来,一直都是景寒在负责,他对这个公司,付出得够多,也了解公司的一切。以后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景寒和程阳一起负责吧!”

    轰!

    顾有年的脑子炸了下。

    一起负责?

    先是一起负责,工作了一段时间,怕公司的名字就直接转到顾景寒名下了吧?

    顾老爷子的心思,顾有年猜得透得很。

    老爷子的话让他胸口闷得慌,指尖把手中的茶杯捏了又捏。

    好不容易因为一年多前的事,公司才转到他们一家手上,现在说还回去就还回去?

    要是给了顾景寒,还有他一家分到羹的一天?

    顾氏集团从建立后,他也没少出力,他也是流过汗,付出过辛苦的人,凭什么就给顾景寒一人?

    顾有年为这事筹备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现在得逞了,让还给顾景寒,他忍不了。

    老爷子还在说话,把公司的事说话,又聊起了家人的事。

    “晨夏最近还好吧?孩子现在都快两个月了,没什么异常吧?”

    “没有,爷爷,我和宝宝都很好?!彼粘肯牡乃?。

    “那就好,你啊,凡事都小心点,可别再生上次在山上那种事了,孩子这才一个多月,经不起折腾?!崩弦佣V?。